我和m到某餐廳食飯, 影張相, 返到來居然發現好似去左街巿.

m是我的一位很知心的好朋友. 我地每日都從不間斷地用Email聯絡, 有次佢將我地之間一小部份某個時期既通信整理成一個document file寄俾我, 都有幾M. 我覺得一個可以聽自己講咁多野, 又可以講咁多野俾自己聽既人, 已經可以話係身體既一部份.

看到禁止十八歲的字眼, 連忙也照一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