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以來不斷地吃很多最後午餐, 最後晚餐, 很多很多farewell party.

唔係單單離開一份工作, 而係離開一個地方, 所以好唔捨得呢d既同事同埋朋友, 感覺上好像不會再回來香港似的, 其實這幾年每週都穿梭港澳兩地, 對於香港的距離感已經沒有了, 住在澳門與住在鴨脷洲或大嶼山等, 好像都差不多. 由上環去荃灣返到屋企都要成個鐘啦, 同澳門有幾大分別?

俾左自己成個月時間, 但係總係有d人未有機會見, 我就走了…不要緊, 反正第二日, 上到icq/forum一樣會見到.

看著看著每幀同事朋友的"最後合照", 心裏百感交雜. 想到在這段日子與很多本來永遠都沒有機會認識的人, 在人生路上相遇相知. 一直都太清楚自己係由澳門來, 總會有一日回到澳門, 即使當初不知道會在甚麼時候走. 有d感覺, 隨著這次離別, 成為珍貴的回憶.

在卡拉ok點了這首歌來唱, 在這環境情況下唱, 特別感觸, 我唱到眼濕濕.

愛不釋手

曲:陳輝陽    詞:林夕    編:陳輝陽

同學與我 臨別互相揮手
當時天真相信 友誼畢了業後更倚重
然後某某 臨別海關揮手
一場相識 一番相送
但往後沒碰頭 從不通訊

然後湊巧與你能夠手牽手
誰又會知我們有多久
誰亦明白火花多猛烈
始終燒不到這世界盡頭
但我未意會這麼快
便行近分手的門口
若抱在臂內也不夠
承諾又哪有力去守

* 如難忍手 無法廝守
寧願握手 別要揮手
預了拖得你手 便要分得了手
難道不知道你慣於墮入愛河
而喜歡被騙的我
曾誤信我對你估錯
從前相愛 漸變相處
然後縮手 然後變生疏
從前不只你懂得說一聲你好
但等不到一個再見會重遇過 *

曾在我的世界和你手牽手
誰又會知我們有多久
誰亦明白火花總有日耗盡
但為何霎眼停了手
Repeat *

人人也會 臨別互相揮手
感情多麼親厚
縱不知以後 也記得以前
留住舊朋友 靠這對手還未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