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的"幻影", 前身是寄給某人的電郵, 信件尾部我還有一句"唔知我聽日訓醒又會點樣諗呢?"

某人的回應是:

“你睇你, 之前成大段講到自己既感性但又不失理智,
但最後竟然係一句"唔知我聽日訓醒又會點樣諗呢?", 真係俾你激親,
咁你叫我點可以放心你呢"

我的確沒有自信, 我沒有自信自己能一直下去都想得那麼好. 但我一直都很能確認一個事實, 我已經擁有很多很多人給我的愛. 幫助我, 支持我的, 不是我自己, 而是愛. 因為愛, 我不貧窮, 不缺乏.

當別人介入我的生命, 當我介入別人的生命, 都使我感到存在. 看到幾位早前因為一些事不快樂的朋友, 現在復原了. 人生奇妙於此, 只著眼於一點是沒有意思的. 我慶幸我在他們經歷高低起跌的過程中, 伴隨他們走過小段路程. 那算不得甚麼, 得益最多的可能是我自己. 前頭還有更多的人, 更多我必須辦好的事, 正在等待我.

幻影, 從來沒有存在過, 所以永遠不會存在.

但我的法力, 從沒有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