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見到香港的電影院播出時很想去看, 但等到唯一可以去看的那一天卻剛好落畫了. 意想不到澳門的電影院居然播出這套電影. 由於想不到有哪個人願意陪伴我去看這一類不是"娛樂"的電影, 所以前天我獨自去看了.

故事主要是講名作家Capote, 為了以一宗滅門慘案為題材寫書, 而追查案件的實情, 並且與涉案的兇手接觸.

一開始就被電影吸著看下去, 完全沒有冷場. Capote在追查案件真相的過程中, 嚐試深入認識兇手. 他正面與兇手談話, 相交, 追尋兇手的背景身世. 他為了名利, 為了寫書, 為了了解一切, 而嚐試成為兇手的朋友, 甚至為已被判死刑的兇手找律師上訴. Capote發現兇手有耐人尋味的個性, 和與自己相似的背景. 他被兇手吸引, 甚至好像愛上兇手.

片中提到的"冷血", 好像是形容兇手的殘暴殺人手段, 但又像是形容Capote為了寫書而不擇手段地接近兇手. Capote不斷去探訪兇手, 只是為了一個目的, 想知道兇案的真相.

兇案由發生開始, 三年內, Capote花了很大耐心去套取真相, 及至兇手道出真相的那一刻, Capote發現自己的冷血, 和兇手不相伯仲, 甚至有過之無不及(我都係估估下, 唔知呢個係唔係套戲背後個意思, 不過我收到就係咁囉.)

一次又一次的緩刑, 把兇手的刑期不斷押後. Capote開始感到不耐煩了. 一方面他和兇手之間的奇特感情, 和因為欺騙兇手吐露真相的罪疚感, 使他不捨得兇手被送上絞刑台. 但另一方面他更渴望事件能早一點有結果, 因為事情有結果就代表他寫的書有結局, 對被殺的一家是一個交待, 他也暗暗希望對被殺一家和兇手的疚歉感會有終結的一天. 他覺得在這個矛盾裏徘徊是一種折磨. 一方面知道結局會使他感到遺憾和心碎, 但另一方面他期盼結局的出現…

看這電影時, 我還不太明白這是一種怎麼樣的折磨. 但經過一件剛發生在我身上事, 我現在卻領會到一個想問但又苦無機會問的問題, 一個可預見但又未清楚的真相, 一個我從沒有勇氣去面對, 到鼓起勇氣想去面對, 卻發現面對的一刻突然變成遙遙無期的殘酷事實, 原來也可以成為一種折磨. 我今天, 捕捉到一點Capote所受的折磨的那份感覺了.

Capote最後被這個使他既焦急又害怕的終結震碎了. 我會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