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題目係同我講? 定係同你地講?

好掛住你地呀~

嚴重的病情. 詳情不講, 但真的曾經有幾個時候, 我以為自己"夠鐘".

而家, 總算受到控制. 一個暫時唔曬得又唔涼得冷氣既我, 總算安然坐響度上網…一陣咁多啦. 對住個電腦, 其實都幾辛苦下.

原來一個人可以在烈日當空下曬太陽, 或在辦工室或交通工具上任由冷氣無情地吹, 是奇蹟. 而家既我, 只有羡慕你地日曬雨淋, 或者響office俾老細鬧.

唔知呢一刻可以維持得到幾耐, 我只想把我在病得最辛苦時諗緊既野記低.

我想整澳洲咁大個蛋糕慶祝sipsip洗禮.

我想同Joanne上蚺蛇尖.

我想聽聽娘娘肚裏的小生命的心跳聲.

我想k帶我去踩….躂冰.

我想同agnes去游水.

我想睇你扒龍舟.

我想見到某君的腳康復.

我想同班學生玩我仲差少少先學識既"bom bom bah".

我想教雪梨整芒果芝士蛋糕.

我想返工, 我想開OT, 我想同班好同事去余x記食飯, 我想買茄蛋飯俾展華食, 我想捉sylvia去靈修…

我想返荃浸安得烈….一晚咁多.

我想同台長食西冷牛扒.

我想見下am@s.

我想同d好朋友, 舊同事(太多太多太多人, 自己認投)….食飯, 吹水, 食飯, 吹水, 食飯.

我想和你站在同一個地方, 一同呼吸一樣的空氣, 我親口對你講一聲: “我愛你". 噢呀, 是的, 我在迷迷糊糊間曾經想到這個, 這對現時的我來講是沒有可能做得到的. 但不要緊的, 我今天早上向我媽媽講了一次.😄

咁多野想做未做, 邊會咁快夠鐘.

打到這裏, 很辛苦. 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