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病到肝膽發炎既關係, 上星期雖然可以返工, 但精神狀態唔係好好, 成日頭暈頭痛, 冇乜精神, 手軟腳軟咁. 好懷念果個有些少過度活躍既自己. 好驚唔可以好似以前咁周圍去上山下海.

呢排狂飲寶礦力, 以前只係覺得佢比水好飲, 好鍾意, 但其實係偏甜既飲品, 而且好貴, 通常只係行山先會飲. 但病左果陣有段時間, 由於味覺失調, 發現平時飲既蒸餾水, 裏面有種好怪既藥味, 而且飲極都唔解渴. 最後係咩救左我呢, 就係寶礦力. 於是一路到左呢排康復期間, 仍然每日飲兩支寶礦力.

由於成日覺得個人冇精神, 於是呢排狂食野, 除左正餐, 仲日日掃好多麵包同餅仔落肚. 其實咁樣好辛苦, 食兩餐午餐既份量之後, 仲係覺得自己就來倦到暈低咁. 有次食完野之後, 仲係好倦, 於是去左間茶餐廳, 坐低等野食, 等等下居然訓著左. 已經感覺到好飽, 但係因為覺得倦而硬要再食野.

岩岩果個星期二, 為左要見sipsip, 就頂硬上, 行澳大既長命斜路上去. 其實幾驚自己行到半路暈低😄 但係最後都平安無事咁上到去, 雖然有些少腳軟軟, 同以前既"臉不改容"仲有好大段距離, 但係發現自己仲識得流少少汗 — 好耐未流過汗喇, 似乎係康復既一個標誌.

行得到上澳大, 都發覺自己精神左好多, 而家每日都會練習唔搭升降機而行樓梯, 睇下自己上唔上到四樓. 希望快d做返以前充滿活力既自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