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兩個月時間練八首歌, 八十幾人一齊練, 每星期練習三次, 每次兩至三小時. 短時間內要谷到咁"行", 真係練歌練到人都癲, 夜晚訓覺果陣腦海仲成日都響起果堆歌.

終於快要結束喇, 好就好在之後唔洗再撥時間出來練, 但另一方面都唔係好捨得呢個八十幾人既全澳教會聯合詩班. 今晚會聯同香港九龍城浸會既詩班一齊演出, 加埋有百五人咁上下, 仲有管弦樂隊合奏添.

好彩秀婷叫我參加全澳聯合詩班的練習, 佢同其他詩班既弟兄姊妹都好想參加, 但要做大會義工所以冇機會去, 其實我當初只係唔想辜負秀婷既期望. 而家體會到今次意義之重大係在於, 我一個人企台上面, 其實已經代表左好多好多人背後付出比我更多時間精神體力, 默默地做, 掌聲由我賺, 但功勞我就敬倍末坐, 冇任何可誇之處.

之前一直未病好, 餐餐都係咳住咁練, 曾經諗過可能到時只能裝假狗. 到左今個星期正式演出, 聲音居然剛好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