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眼中, 杏林子是一位傳奇人物. 十二歲患類風濕關節炎, 從此失去健康, 失去求學機會, 開始她一生漫長而千篇一律的"生病史", 但她超越了小我悲憐怨歎, 她的疾病倒是輔予了她一生的使命, 創辦了一個為殘障者服務的機構, 並且是一個著名的作家, 以她樂觀積極的心思寫出生命的美好.

請不要誤會她寫的總是悲天憫人的大作, 她的文章當中我最欣賞的是輕鬆小品. 讀她的文章, 一點都不沉重, 倒是非常的有趣, 有時甚至能使我笑出眼淚.

好像我看過"打破了的古董"裏, “春天走過"中的其中一段"蝶和蛾", 是我最喜歡的一段. 內容大概是說杏林子在山上的鄉村居住, 有一次意外地撿到一隻直徑將近一呎的蝴蝶. 於是興高采烈地收藏, 杏林子還吹噓著要展覽給人看, 收幾元門票, 發筆小財云云…後來有位學生物的朋友, 一眼鑑出那不是蝶, 是蛾, 於是一下子洩了氣, 就扔了牠.

杏林子就是這樣, 讀到的不是她的淚水, 而是苦中極樂.

在"除了愛, 我一無所有"一文中, 她提到雷諾瓦, 他在晚年得了和杏林子一樣的病. 兩手關節俱已損壞變形, 以至於必須把畫筆綁在手上作畫. 朋友問雷諾瓦既然如此痛苦, 何不放棄, 他說: “痛苦會過去, 美會留下"

感謝杏林子, 強忍著無日無之的痛楚, 把她的生命血汗化為一點一墨, 把愛留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