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人停下腳步的工作, 是否能使我麻木?
大堆嚴肅又認真的書本, 是否能使我麻木?
對身心要求擺上的服事, 是否能使我麻木?

原來我也有被自己"悶親"的時候.
我可從來沒有想過一直感到自己很浪漫的我, 會被自己"悶親".

唔制呀, 我要浪漫! 我要逗人開心!

若不逗得人感動至死,
就要逗得人笑死.

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