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一份千四字的信件. 在電腦中打草稿, 嚐試打印出來, 但感覺真的很…假! 換轉我自己是收信人, 我自己也接受不到那麼冰冷的印刷品.

多年來長期使用電腦寫文章, 大概已經忘了怎樣執筆寫字. 可是這一次確實需要用筆寫這封信.

決定了手寫, 還要考慮用甚麼紙. 我家中收藏了一疊淺藍色雲石紙, 這疊雲石紙蠻好用的, 寫信, 包禮物, 甚至創作美勞, 還可以鋪在台面上, 以拍攝一些小物品的藝術相片…可是千四字的信件, 用沒有行間的雲石紙寫, 就會很凌亂; 加上雲石紙厚, 兩至三頁紙會使信件摺好後變得太厚, 所以我只好放棄使用雲石紙. 白色A4紙就更不用說了.

還好最後在讀書時的筆記夾中, 找到一些薄薄的針邊紙, 喜出望外, 剛好解決了我的問題.

我從沒有寫過文章或信件, 寫得像這次那麼整齊, 每個字都對齊了上下左右, 字體又不會太醜太失禮. 我簡直開始不認識自己了.

與紙筆搏鬥了差不多兩個小時, 終於寫好了, 餘下手指傳來的陣陣麻痺和痛楚. 看著寫好了的信, 我仍不敢相信這是我寫的, 不敢相信已經寫好了.

下次都是不要寫那麼長了吧, 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