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睇過隔世追兇, 所以而家冇追. 不過尋晚有野做所以夜訓左d, 經過個廳果陣, 無意中聽到響輪椅上既陳慧珊向郭晉安講:
“以前我唔介意, 但係我而家介意"
聽到呢句, 就引起左我注意.

郭晉安: “我唔介意. 何必要理人地點睇呢?"
又係呢一句.

陳慧珊: “差兩級就係差兩級"
一聽到呢句, 個心就那住那住. 我以前聽唔明既野, 而家聽得明喇. 唉~

講完果幾句, 陳慧珊就離開左郭晉安.

又過左一陣, 郭晉安"打電話"俾父親, 請求父親幫佢改變歷史.
以前睇過既我, 當然知道, 就係因為佢咁做, 帶來無法可挽救既嚴重後果.

我偶爾都會回想事情既發生, 回想如果我冇做一件事, 事情會發展成點呢?
但人如果活響假設既過去裏, 又有咩益處呢? 有邊個會知道事情係咪會如意呢?
都係努力活好呢一日, 努力預備好要走前面的路的果個自己啦.
我仍舊相信, 將來係可以改變. 希望仍在, 機會仍在, 條件仍在.
只要我唔好齋企響度等佢變就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