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事件向J分享, 她有一句回應是最觸及我內心的問題: “你本來已經是很內歛的人了, 現在這情況豈不使你更內歛嗎?"

原來我從沒有向像這樣比較了解我的人講. 原來我沒有信任我應當信任的人. 我總算是進一步了解到自己受到的是怎樣的傷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