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無奈, 無助和失望到達盡頭, 開始討厭苦悶的自己.

人們為我好, 人們建議我該如何如何, 我卻最不喜歡人們來管我要怎樣怎樣, 只有當我內心真的有這種意欲才行. 不要妄想保護我, 對我保護愈多我就愈要逃離這種保護. 你要我開心, 我不開心, 怎樣勉強開心給你看? 我虛假了n那麼多年了, 還要再虛假下去嗎? 我不要再做一個假裝開心的人. 你就放任著我, 我自己倒是覺得累了, 想過新生活了.

從骨子裏要反叛的複雜人等, 如我, 就是這樣麻煩的了.

唯有容讓我沉淪, 甚至鼓勵我不要放棄的人, 倒是最能使我舒適輕鬆, 最能讓我面對自己的內心, 摸清自己的需要. 感謝每一個真正懂得捕捉我內心感受的人. 無言感激. 我最需要的就是這個. 唯有讓我找到真正的自己, 容讓真正的我暴露釋放出來, 出路自會出現.

更重要的是天上的父親, 是衪的恩言, 衪的安慰, 衪沒有保留的愛, 是我最大的能量. 人間一眾大智, 在衪面前都若愚了. 我傷心, 我流淚, 但我在愛的懷抱裏坦然面對自己真正的軟弱和掙扎, 世上還有甚麼比這個更痛快? 為何必定要事事如意才能有快樂? 事實是我在困難和失望裏, 才能體會生命的甘甜和美好. 恐怕我壓根底兒也沒有受過甚麼苦楚. 我讀了大半本的Operation World, 世上只有幾個國家的人均GDP比我所居住的地方高, 其餘的地方既沒有自由, 更沒有經濟力量. 文盲, 戰爭和饑荒倒是比比皆是. 我有甚麼苦?

自然地背向無奈, 刻意熱鬧, 刻意快樂, 刻意突破, 進行新的計劃.
到戲院觀賞一套自己本不願花錢看的電影.
找好朋友們一起吃喝談話.
走到一堆堆不熟悉的人群中, 設法和他們建立關係.
從網上書店買書, 一堆堆的書, 一筆筆信用卡的卡數. 肉痛.
配一副新的但極度狼貴的眼鏡. 肉痛.
轉用一部鈴聲較響的手機, 換了一個嘈吵的新鈴聲.
平日不愛佩戴飾物, 現在卻把收藏多時的項鍊從冷宮拿出來佩戴.
去考交通, 學車.
一手包辦一束鮮花, 送給自己疼愛的人, 製造驚喜, 創造奇蹟.
買一盤新的白網紋草種植在辦工室.
把好朋友送給我的種子, 種植在花盆裏, 耐心等候新生命的誕生.

昨天晚上, 讀著一本書中的一句話, 那簡直是我這段日子的一個總結. 頓時快慰地笑了出來. 沒有勉強, 沒有虛假.

當我不再逃避難過的感覺, 開心就來找上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