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澳門居民參加五一遊行大相逕庭, 教會每年五一都會舉辦扶貧的步行籌款. 今年五一就是為早前我們到廣西視察的浩坤村籌建移民村.

本來心情還不大好, 不太想去參加, 不過實在沒有不去的道理, 何況籌了款, 不去會很對不起人家. 學生團又安排了這天為得人日, 更沒有不去的理由. 理性始終還是能踐踏著感覺去走.

有些時候我實在恨不得從沒有遇到某人, 從沒有遇到某事, 我就可以一直做快活的我下去了. 但得人日的佈道隊時間, 在街上遇到一個女孩, 我還沒有開口講甚麼, 她就說想參加我的教會云云. 和她一段談話, 再次提醒我, 是那個我有時會感到很想忘記的某人, 使我對人的需要和感受, 有比較敏銳的觸角, 是他使我和周圍的人關係接近了那麼多, 和初次談話的人也可以在短時間內取得對方的連繫感. 不管我怎樣想擺脫, 但我確實從他身上, 學會了我自己怎樣努力一世也學不到的事. 他就是強在他有很多我沒有的優點. 可惜這個那麼大的世界, 量度卻狹窄得容不下那麼微小的一份友情.

我問honey疲倦嗎, 她說是. 伴著honey送她到回家路上的十字路口, 我微笑著叫她早點休息, 看著她因為我的關心而流露出來的感動, 我心頭卻不禁淌著血. 對這個用他作藍本pop-up出來的自己, 我感到既陌生, 又熟悉, 又異常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