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你想怎樣, 你始終沒有明言, 但我大概也猜到幾分.

冤屈的感覺, 不錯是有的, 但既然大家都沒有嚐試了解我的看法和感受, 也就罷了. 不必在意.

半個月沒有找你, 沒有向你說過一句話. 希望這足以證明, 我支持你的這個決定的誠意和決心.

我也有我要堅持的道路, 要成長的方向, 要突破的障礙, 要奮鬥的目標. 所以不請不要再為我憂慮. 我自己也不太在意的問題, 不必著急. 我並非等閒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