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箍牙的首週.

第一天:
不習慣, 牙艱有麻痺的感覺, 門牙一使力就痛, 吃東西時甚麼都咬不到, 咬得痛時又不想吃下去.
望著水蟹, 只有當作看不見, 專心努力地咬著米粉, 哇哇哇, 好痛.
說話時總是猶疑著不知應當把矯正器露出來讓是收起才對.

第二天:
門牙有"被人屈著"的感覺.
有些比較尖的鐵絲突出來, 令牙齒周圍口裏的皮膚都很不自然.
練歌練到流牙血.
小組時讓學生看看矯正器上橡筋的顏色, 看著她們笑得人仰馬翻的情景, 心裏實在感到安慰, 總算不枉我選了綠色…為搏紅顏一笑!

第三天:
可以用後面的大牙吃東西, 但由於咬合位置不習慣, 感到牙艱酸痛疲累, 但又總覺得自己吃不夠.
不斷飲水, 口不乾時, 矯正器上的尖突處周圍的皮膚就不那麼難受.

去天水圍參加婚宴時, 由於不能用門牙把食物咬開, 於是向侍應要了一份刀叉, 整圍酒席上就獨我一人用刀叉吃東西, 一生中第一次用刀叉吃燒豬, 把豬背的脆脆的皮肉用刀削出來. 吃魚翅當然不必使用刀叉. 我以為東星斑可以是席中唯一可以用筷子吃的菜餚, 但那東星班居然是"實力堅強", 最後我只能投降, 用刀叉吃東星斑.

第四天:
感到上排牙齒的兩側正在向內推進, 比從前與下排牙齒的距離接近了, 有點鼓勵.
每次吃東西都努力地吃東西, 但每次吃東西都吃不了所有東西.

第五天:
為了試味而吃了一個冰皮月餅, 但冰皮實在很黏牙, 擦牙擦到流牙血.
似乎不能喝太濃的茶, 否則牙齒會感覺怪怪的.
說話時感到比較自然了, 沒有再怎樣在意自己正在箍牙, 能自然地笑出來.

第六天:
生飛滋, 痛, 山珍海味都吃不下了. 吃甚麼都要刷牙, 不刷會不舒服, 包括心裏不舒服和牙齒不舒服.

第七天:
開始習慣了, 不再被矯正器的尖角弄得口腔不舒適.
可以用門牙咬開墨魚丸了! 萬歲!

現在開始等待下星期會做的一個步驟: 脫去上排牙的兩隻智慧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