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就要出發去廣西.

這既是一個難得的旅程, 又是一個體驗的歷程. 但這次準備過程中, 出現不少意外, 有帶領者不能成行, 加上有些不是很開心的事情發生在一同去的團員身上. 所以同事問我有沒有去旅行的心情時, 我的回應是沒有…

當然心情也不單在於環境. 更重要的是我知道那不單是旅行那麼簡單, 而是要打開心竅, 用眼睛去看, 用耳去聽, 用腦去思想. 不單為了在當地為那些人做些甚麼, 而是讓廣西作我的老師, 了解甚麼是人生, 甚麼是快樂, 甚麼是富有, 甚麼是希望, 從中經歷, 吸收, 改變.

文書聯絡的工作還算好做, 科技先進嘛, 一下子就把所有資料和記錄傳送給大家. 最有趣的, 是在一次我未能出席的會議中, 居然決議我要帶一部手提電腦去廣西. 是我的職業給人一種"我一定有手提電腦"的印象嗎?

這次在採訪點仍是擔當攝影的工作. 此外會在旅程完成後負責編寫總報告. 也沒有甚麼壓力, 反正讓我慢慢做, 不用追趕限期, 就算是不錯了.

由於要做司結他, 現正在練習團刊中的詩歌. 仍在猶疑應當帶自己的鋼絲還是帶教會的魚絲. 鋼絲我怕彈太久我會不夠力按bar chord. 但用教會的魚絲, 我又會想是否應當先帶回家練習適應一下. 另外就是其中有幾首歌, 是我不懂得唱, chord又難的, 暗暗希望沒有人會選來唱就好. (我不懂的應都可算是冷門了, 呵!) 現在只好加緊練習, 目標是練到手夠力, 就可以直接帶自己的鋼絲結他到廣西了.

看來責任好像很多, 但每次只要專心做好一件事情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