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前, 爸爸曾經教我駕駛.

還記得第一次登上車子的司機位置上, 第一次握著方向盤. 爸爸耐心地教導我怎樣做.

每次上完課, 我就把爸爸教過的東西都記下來, 整理好.

由於我的爸爸是教車師傅, 我們三姊弟都由他教車. 不用付學費, 卻可比別人多學很多時間.

還記得三弟正在學車的情況. 現在學車的人, 上課態度每況愈下. 爸爸很多時候和學生約好了時間, 學生卻嚴重遲到, 缺課, 甚至無聲無息地消失. 每當爸爸的學生缺課, 三弟就會補上隨爸去學車. 考試前, 三弟就一共上了六十多個小時. 考試那天, 他抽中了最難的一條路線, 遇到最嚴格的考官, 但仍順利考車成功.

我開始學車時, 時常與朋友戲言, 說我大可以跟爸爸學個一百小時, 這樣, 想資質如何魯鈍的我, 也必能學成.

但世事就是這樣. 預料不到的.

無論如何, 爸爸教了我十六個小時半的車, 還是手動轉檔(棍波)的呢. 試問有多少人, 可以由爸爸親自教授駕駛?

現在澳門考車牌可以選擇學考手動轉檔或自動轉檔(自動波)了. 我可以重新選擇, 接下來要學的是手動轉檔, 還是自動轉檔.

但, 想到爸爸教我駕駛手動轉檔車. 我有一張小紙片, 是爸爸教導我時寫給我的, 紙上畫著手動轉檔的示意圖.

輕輕一張微風都吹得起的小紙條, 我拿在手裏, 感覺卻是沉甸甸的.

因為這個情意結, 我不得不下定決心, 繼續學手動轉檔車.

我已經很多年沒有下定這樣的決心去做一件事. 我向來對大小事情都是抱著順天意的心態. 做人只要心安盡力即可, 因為變幻原是永恒. 對周圍的人和事都把要求降到最低, 沒有了年輕時的那種執著. 但這一次, 不得不向自己施點壓力.

心結? 我很想證明爸爸已經教曉了我. 我不想浪費爸爸的心血.

即使我理性上知道我需要以最低風險, 安全地用自動轉檔考一個車牌, 比證明爸爸教曉了我手動轉檔車重要.

這幾天, 開始重新向另一位師傅學車. 幾個月沒有駕過, 腦海裏好像一片空白, 還需要一點時間適應.

原來真的會比較的, 有些細微地方, 還真的是我爸爸教得比較好. 我心裏有點兒酸.

……

心結

漫漫年月裡 陰影總未消退 曾給玻璃割傷 今日竟不敢喝水
遇動人伴侶 期望講的一句 給一滴淚 阻擋進退 像有聲音不允許

若你看見我最深秘密 明了吧 請別要 為我祝福便回家

如死結是我沒法打開 如雙臂沒法為你張開
曾經一次示愛被拒絕時 曾受害 竟似萬世也留在腦海
如死結是你為我打開 如天與地再沒法分開
如果早註定你令我自由和自在 請你共我度過 治療憑著愛
可憐我 有心可能也是愛

步伐無限重 傷口總未消痛 曾經給火灼傷 今日竟不敢抱擁
熱烈時被吻 無論怎裝輕鬆 心一直動嘴巴太凍 持續不到三秒鐘

若你看見我最深秘密 明了吧 請別要 為我祝福便回家

如死結是我沒法打開 如雙臂沒法為你張開
曾經一次示愛被拒絕時 曾受害 竟似萬世也留在腦海
如死結是你為我打開 如天與地再沒法分開
如果早註定你令我自由和自在 請你共我度過 治療憑著愛

我知我的寄掛 永遠令你望我雙眼也害怕 但我怕繼續愛 愛繼續怕 靠你磨平瘡疤

曾經一次示愛被拒絕時 曾受害 竟似萬世也留在腦海
如死結是你為我打開 如天與地再沒法分開
如果早註定你令我自由和自在 請你共我度過 治療憑著愛

可憐我 你不可能再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