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媽談論到肥姐抗癌的日子.

“看她病了那麼久, 醫了那麼久, 真是辛苦了. 還好你爸爸只捱了兩天." 媽媽對著我說.

醫癌比患癌痛苦得多. 我還記得從前我讀過蘇恩佩的"死亡別狂傲", 讓我了解到這一點.
這也是使我們感到較為安慰的.

近來新年, 大掃除時, 媽媽痛下決心, 把爸爸的東西丟棄.

本來一直都擔心她的心情. 她不很能表達自己的感受. 也許我能做的就是好好聆聽. 痛, 我相信, 是會有的. 只在於她能否適切表達. 讀過Delores Kuernning的Helping People through grief. 讀的時候沒想過, 幾年後會用得著在自己和家人身上. 有時我真的感到, 我知的愈多, 我就愈無奈, 愈發現自己幫助到她的很少. 有心愛卻不善表達, 充滿無力感.

但現在看到她這樣做, 就比較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