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的第三天, 在勝浦的街頭, 走隧道的時候, 不小心扭傷了腳眼. 朋友扶著我一拐一拐地走路, 回到民宿. 我把藥膏塗抹傷處, 擔心著腳傷會拖累了大家的行程.

看看腳的情況, 腳眼有點腫脹, 輕輕摸會感到有點疼痛; 慶幸地腳仍舊是腳, 沒有腫脹成豬蹄. 咀裏開始說笑, 告訴朋友趕快找些薑和八珍甜醋來…心底暗裏卻害怕第二天走不了熊野古道, 那對我這個行山愛好者來說是致命傷.

晚上在民宿內的洗澡, 不確定熱水會否使腳傷惡化, 但閉上眼睛, 搏一搏, 就把傷腳放在熱熱溫泉水中. 泡呀泡, 浸呀浸, 浸完再抹藥. 我向自己說: “一定要去熊野古道!", 手就把藥膏直往腳上患處不停地抹, 抹, ?, 抹了很多遍. 之後的兩天仍不時抹藥.

這個位置是舊患, 每次扭傷, 只要不在短期內同時扭到第二次, 就能很快痊癒. 讀大學時有次扭傷這個位置, 沒有幾分鐘後又再扭傷一次, 以致幾星期後才復原.

雖然這次沒有即時看跌打醫生, 但處理得很小心, 之後幾天已經好了很多了, 只是怕又再弄傷, 走樓梯時不很穩, 又不很有信心, 一路上有勞了 “人肉拐杖"joe的摻扶. 到回程的那天, 就復原了. ^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