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茫茫白雪的山路回到現實, 進到奈良市.

奈良比和歌山城市化得多. 但有一點是我很欣賞和羡慕的, 就是他們的生態保育做得很好.

在市內的山水美景

奈良市的標記就是鹿. 在街道上, 時常看見鹿兒任意行走. 在奈良市, 鹿是受保護動物, 不能捕殺, 居民都習慣與鹿兒共存於同一天空下.

回頭想想澳門生態環境的現況, 很多值得珍惜保護的天然環境及生物, 早已成為棄嬰. 想想從前美得我要引以為傲的紅樹林, 與現在的龍環葡韻比較, 實在唏噓不已. 難道城市化, 就必定要犧牲那麼多嗎? 黑臉琵鷺為甚麼不可像奈良的鹿一樣, 與我們共存於同一天空下? 看到現在的澳門, 牠們只有"黑臉"和"脾怒"的份兒. 我們以後只能看著亞室運的吉祥物, 憑弔已經逝去的影子嗎?

此二圖攝於07年4月的米埔. 中間白色毛, 闊咀的就是琵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