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過的週末很忙碌.

本來我只需要造週日晚去香港時和花花慶祝的生日蛋糕, 誰知早兩天突然有人找我造tiramisu蛋糕, 以供週日下午莎莎婚禮之用, 還要我造兩個呢.

於是星期六忙了一整天, 到夜深二時才完成三個蛋糕; 星期日一早又要出教會, 犀利呀又找我協助她做婚禮佈置, 整天都沒有回家的時間, 只好把三個造好了的蛋糕都一併帶出去; 中午卻收到短訊, 朋友的父親去世, 當天下午設靈.

雖然很期待參加莎莎的婚禮, 但深知雪中送炭比錦上添花有意義得多. 就急忙完成了佈置, 還沒有空觀賞婚禮, 就去出席朋友父親的喪禮, 然後又帶著朱古力cream狗去香港, 和朋友們一起吃飯, 慶祝花花的生日. 看著朋友們吃著朱古力狗的滋味模樣, 心裏慶幸總算是完成了所有事情.

整個週日都忙個沒完沒了. 就是我自己, 也不由得佩服自己那麼精力充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