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早已和蛋糕班的助教們定好, 昨晚的一起吃飯和開會的約會, 波折重重, 照一般人的講法, 這是所謂的"黑仔".

先是定好了日期後, 卻發現是探訪日, 包括我自己也是要參與探訪的. 好不容易向負責探訪的人"灑冧", 堅持約會.

昨日, 八號風球克力架…丫, 黑雞脾…丫唔係, 係黑格比, 卻急急而至. 本來也想著如果八號風球就不去了. 但想到往後很難再找時間, 又以為反正可以駕車接了所有朋友就去吃飯, 抱著天不怕地不怕的心理, 就決定下班後照去.

接近晚上七時多, 到了澳門, 走了一段路, 正要接等待我的朋友上車, 卻感到車子突然晃了兩下. 我直覺爆了胎, 我就再走廿多碼, 還好看見一些斜插的空車位, 二話不說就停泊在那裏. 那是行車天橋底下的車位, 雨水不會直接落下來. 下車看一看, 車子前右輪明顯是爆了胎. 還好我停車停得夠早, 車胎還有很多氣, 車拎原好無損, 問題應當不大.

通知朋友們取消晚飯. 颱風之下, 急需的是先把車子駛回家, 待颱風走了才再找人補胎. 眼下的是要替車子換上後備胎.

哈……和從前有事的時候相同, 第一個就是想到了他. 打他的電話, 告訴他我需要換車胎, 他就動身趕過來.

那時已經過了很久, 風很大了, 雨粉橫著從天空散下來. 我躲在車裏等待他. 他來了, 就動手替我換車胎.

換車胎, 實在是很粗重很粗重很粗重的一件事. 他不讓我停在外面, 堅持我留在車中. 大風不留情地吹向他, 橫著的雨粉落在他身上. 究竟他做錯了甚麼, 要為我受那麼的辛苦? 我無助而擔憂地看著他.

他臉上由始至終掛著笑容, 完全沒有責難過我一句. 換好了, 他的車護送我的車回家. 媽媽看見後備胎, 邊笑邊罵: “那真是你的車的後備胎嗎? 太醜了."

回家後向本來一起約會的朋友們報平安. “這是上帝對我們的考驗吧!……或許是上帝對他的考驗." 沒有開他的名, 開了名倒會招致更多煩惱. 就是朋友, 就是那麼簡單. 我也希望永遠是那麼簡單. 簡單地請他吃一餐簡單的飯吧.

懼怕, 好像還沒有懼怕完. 抱歉, 也好像還沒有抱歉完. 無論如何, 總算是平安無事. 感謝神, 感謝你的付出, 感謝你們的關心和代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