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問我係咪等左呢日好耐, 原來佢都箍緊, 箍左兩年, 仲有幾個月先拆得.

牙醫花了九牛二虎之力, 像是整個診所所有的道具, 都放在我口中去拆牙齒上的鐵粒, 然後車車補補牙齒.

良久, 感覺彷彿鐵粒還在牙齒上, 實際卻是已經拆去了. 牙醫給我一面小鏡子. 看著鏡中一排牙齒, 比想像中清潔齊整的, 好像不是我的. 傻臉依舊, 牙齒全非…記憶中還沒有箍牙的牙齒, 和這鏡中的完全兩樣.

各位正在箍的朋友, 你們都要加油啊! 一定會變得更帥更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