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五毫子討論快報怎樣做, 他關心地問我有關我和小蜜蜂現在怎樣. 其實我心裏已經沒有了這個人, 就好像失憶了似的, 但他好像不很相信似的. 也沒辦法吧…

現在心裏最掛念的, 是家中的小白和豬豬(我的倉鼠們). 如果講到男人, 可能是下面的那個"阿咩"吧, 哈哈哈.

期待看他自導自演的電影 – 金國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