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 是不是就等於不存在?
也許只是被濃雲遮住,
也許剛巧風砂飛入眼簾,
我看不見你, 卻依然感到溫暖.

記住的, 是不是永遠不會消失?
我守護如泡沫般脆弱的夢境,
快樂才剛開始, 悲傷卻早已潛伏而來.

–摘錄自幾米的"月亮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