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賽道練跑, 似乎總是在賽道跑得輕鬆一點, 在松山跑得吃力一點.

賽道是大直路, 松山的跑道則一個1.7公里的大圓圈, 跑的時候總是不停地轉圈. 跑圈比跑直路辛苦.

到松山跑總是在早上, 早餐怎樣吃得多(已經是兩個包一杯牛奶), 都不能再多; 但吃這樣份量到松山跑, 跑到後來卻感到無力. 晚上跑的話則在午餐和下午茶都能得到能量, 足以作跑步之用.

問題是比賽當日是在大清早, 六點起跑, 那麼我早餐的時間應當是晨早四時. 希望這兩三天能盡量把起床時間調早, 習慣早一點吃早餐, 吃多些吧.

似乎己經掌握到在賽道跑步的節奏. 開始的一段較辛苦, 呼吸較重; 跑到十六至十八分鐘時, 身體進入燃脂狀態, 腳步可放慢一點, 但仍然保持一定速度, 維持較緩和的呼吸, 那麼就可跑很久, 再用後勁快跑最後的一千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