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倒, 由於發燒, 週六和週日所有教會活動都要缺席. 醫生還是要看的, 及早就醫好得快點. 只是若我乘搭34號巴士, 還沒有去到就已經病死了. 最後仍是需要自己駕車去澳門看醫生. 警察會測試酒精濃度, 但沒聽過警察會測試體溫的. (吹完波波, 含探熱針???)

醫生所在的區城很少有車位, 滿街都是塞著找車位的車. 但在醫生門口斜對面的街上, 我卻找到難得的車位泊車. 就可以優哉悠哉地走去看醫生.

我看的醫生由於太好的關係, 很多很多人爭著要看, 我每次去都要輪候兩個多小時. 但這一次上到去診所, 剛好只有兩個病人在我前面, 我等二十分鐘就可以看醫生了, 看完了醫生走出來, 卻多了十多個病人正在輪候.

看完了醫生, 照著藥方去藥材鋪執藥(我看的是中醫), 剛好遇見一位親戚, 原來這親戚的車找不到車位, 還好他們有兩個人, 就一個駕著車繞圈, 另一個下車來取藥.

難得來到一個賣菜的街市的地方, 車又剛好停在這裏, 我準會老毛病發作想逛街市的, 但頭實在痛得很, 只好回家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