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要我明白我不算甚麼
神要我放下驕傲的我
神要把我拆毀, 破碎, 燒熔
神要把我放入衪設下的古怪模具中
要我不知道甚麼, 不明白甚麼, 不理解原由
委委屈屈地, 逼進古怪的模具裏
神就要是這樣折磨人嗎
我甘心嗎
但不論甘心與否, 這個過程已經命定, 這個步驟不能停止, 不能回頭

就好像一件製作進行中的器皿
若然此刻放棄
豈不是功敗垂成, 可惜非常嗎?
但又怎可以躲避被破碎之苦, 被燒磨之痛?
此刻這些折磨人的工序, 能看見背後的匠心, 能看見終極的目的嗎?

我的祈禱仍舊是那一個, 從昨天到今天都沒有改變過.
“神呀, 請你讓你要發生在我身上的事發生吧"

請繼續把我破碎, 不必再在意我的呻吟與掙扎

因為我知道, 我不能和你抗衡
讓我心寧靜, 聽你微細的聲音

“我赤身出於母胎, 也必赤身歸回
賞賜的是耶和華, 收取的也是耶和華
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願一切照你的旨意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