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因闌尾炎而入醫院, 做了個小手術. 最難堪的就是在母親節做手術, 很不願意送這份大禮給媽媽, 也意想不到地得罪了某人. 可憐媽媽要整天頻撲, 心裏過意不去.


母親節前一天的清早, 我紮好了兩束花, 一束百合送了給媽媽, 另一束紫玫瑰原意是想送給…但那天身體不適, 卧病在牀, 連自己辛苦束好的花, 都沒有機會仔細欣賞, 怪可惜…唉…媽媽是收到她的一束, 但另一束卻懸空在家中, 沒有送出. 直至出院回家, 兩束花已經凋謝. >_< 圖中的影像是在我住院期間, 媽媽用手機拍下花束的照片.

剛入醫院的一天的清早, 還沒有知道是甚麼問題時, 要到醫院各處去檢驗. 腦海裏一片空白, 電兔卻突然出現在眼前, 心裏感到欣慰和踏實. 從開始做手術, 和手術完成以後, 他都伴在我身邊, 心裏十分感激.

感恩的是做完手術那天晚上, 遇到小曉的媽媽, 她剛好在病房當值. 得到她的悉心照料, 彷彿一支強心針, 鼓勵著我忍耐下去. 這樣, 最難過的一晚總算是捱過了.

幾天下來, 最痛的是雙手被打了很多針, 一隻手的針口還腫脹了起來. 最難受的一晚, 就是護士看我的左手太腫, 於是在我右手多打一個洞, 把滴管口移至右手. 兩手就一起痛著過了一晚, 以後的一週左手還不能活動.

慶幸的是住院數天, 看到很多人生百態. 謝謝那些照顧我的醫生, 護士和助護們.

出院後, 在家休養了一段時間. 得到朋友們的關心, 大專團的兄姊還來探望我呢! 翠娃娃還送了我最喜愛收的那種禮物: 小盆栽, 因禍得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