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人跟隨摩西出埃及. 但離開埃及愈遠, 以色列人的埋怨卻愈深.

其實摩西一開始就是被逼做領袖, 根本是不想的. 摩西大可以選擇放棄這班以色列人, 與妻兒們在曠野過著無憂無慮的寧靜生活.

若沒有神支持, 沒有摩西的堅持, 就不會有這段驚天動地的歷史。

沒有摩西, 我們又怎知道做領袖可以是那麼的勉強, 怎知道作為一些神的旗盤上的旗子的無奈, 怎知道被自己辛苦拯救出來的人厭棄唾罵的悲哀? 摩西的職位, 簡直是一種"厭惡性行業".

同樣, 透過此過程了解神, 神義無反顧地拯救以色列人, 到頭來以色列人只管試探神, 埋怨神, 侮辱神, 利用神, 但神至終守住對阿伯拉罕, 以撒, 雅各的千金一諾。較之於摩西的被逼與無奈, 神的慈愛與信實更形暲顯。

還記得 Eugene Peterson 寫在出埃及記前頭的引言. 他說過去歷史中神使用摩西進行拯救的工作, 今時今日神使用的就是父母師長、醫生護士、社工傳道人等等…

神開我的眼, 讓我看見我可能是一個摩西, 要做一些"厭惡性"的工作, 服事一些像以色列人般只管抱怨的人…不, 不一定像以色列人那樣可憐的, 可能他們只是對我不滿, 可能他們只是要求很高.

神也開我的眼, 讓我看見我可能是一個以色列人, 埋怨一些必然發生的問題, 埋怨一些幫助我的人, 對別人要求太高.

究竟神怎樣使用我? 到底神怎樣警剔我?

還望神繼續監察我, 試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