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很令人討厭, 我也不是想令人討厭的, 但唯一方法就是繼續承受著令人討厭. 我能做到的就只有在令人討厭的情況下, 盡量告訴自己並不是真的那麼令人討厭, 盡量不去令自己也討厭自己. 其實這情形也可以不是那麼令人討厭啊, 如果神要我了解被人討厭的感受, 了解主耶穌被人討厭的感受, 我樂意承受這至暫至輕的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