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炎的盲腸割去了, 卻發現有甲狀腺亢進. 但我的人生向來就是這樣, 不會總是順利的. 還好現時情況尚輕, 服藥就可以了. 免不了被身邊的人訓話一番. 希望這些訓話不會變成壓力, 使我的病情惡化吧.

今日和朋友談話, 原來他也有甲狀腺亢進, 但已經復發了多次, 要飲碘水了. 他不甘心地向我講了一句: “點解所有好野都輪唔到我?" 聽到這個, 心頭一痛. 我知道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 即使我再同情憐憫他也好, 我也不會完全明白他身心的苦痛.

我盼望的, 就是把病變得更有意義, 要病得懂體恤別人, 懂為別人設想, 懂從一個更貼近的角度去看別人的難處. 一切一切, 也是一種磨煉.

病, 不可怕.
死, 也不可怕.
可怕的, 只會是頭上陰魂不散的烏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