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自己最擅長的, 就是埋沒對自己的良心.
不妥, 感到不妥, 但又不想深究甚麼地方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