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聽到這句說話, 是多年前看電影"阮伶玉"時.

一個有很多人聚集的地方, 就總會有人議是論非. 事情的真確性似乎並不重要, 重要的只是透過尖刻諷刺別人, 以抒發自己對自身生活的種種不滿.

也難怪呢, 每當你嚐試誠實面對自己內心, 找個抒發的對象傾訴, 結果卻可以是被那個傾訴的對象出賣. 你難以啟齒的心底話, 卻成為別人茶餘飯後的話題, 大家還要爭相發言, 以表現自己對你內心中隱隱作痛的傷口有怎樣的看法, 有如何偉大的高見.

人慢慢變得"聰明"了, 以後不講自己的心事, 只講別人的閒話, 安全得多.
但一輩子都戴著這樣的面具過活, 像個人嗎?

同樣的情形, 二千年前主耶穌就一直在經歷. 耶穌在大眾的議論聲中, 被那些會堂裏有名望的領袖推上十字架. 即使是人眼中看來神聖的教會, 可以是一個有愛和接納的地方, 也可以是一個法利賽人式, 議是論非以抬高自己的地方.

但那不代表逃避就能解決問題. 你想教會是怎樣的一個地方, 你就必須先成為那樣的一個人. 主耶穌道成肉身, 正是我們的榜樣.

已所不欲, 勿施於人. 我只想做個真人, 只想有個講真說話的空間, 只想分分秒秒都能活得紮實, 只想用主耶穌那種無言的憐憫和恩慈, 來對抗這個尖刻和只管挑錯處的法利賽人式世態. 我總認為, 多一個懂得聆聽和體諒的人, 總比少一個好. 不要怨別人總是在挑自己的錯處, 但求多省察自己, 是否在聆聽和體諒別人上做得不足夠.

尖刻的刺, 不能擊倒我, 只會是提醒, 把我愈挫愈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