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身的日子,就好像一個人吃飯那樣,可以自己想煮甚麼,買哪些甚做菜,怎麼煮,或想到街上哪個館子,約會哪些朋友,一同分享,隨時任意。

我媽常說我家三姊弟很易養,因為不論給我們吃甚麼,甚或穿甚麼衣服,我們都很乾脆地就吃這個,穿那個。記得在爸爸的喪禮中,姨姨也這樣講過我們這方面。當時的我聽到這個,卻大惑不解:有甚麼吃的就吃,有甚麼特別可言呢?

從一位,到四位。現在很多時候是和電兔,和他的兩個孩子們一同進餐。

起初最不慣的,就是年輕人對食物很有要求。我到過一些像廣西山區,連飽飯都沒有吃過一頓的地方。再和小兔子們一同吃飯,有些時候實在很難接受他們的“很有要求”。為何我過往的飯腳都沒有這種習慣的?

對吃飯有要求,只是從一位到四位的過程中,一個曾經使我面對不安和掙扎的地方。一對男女進入婚姻,本來就是兩個人,甚至兩個家庭互相了解磨合的過程。如何少把自己付出的和對方比較,如何學習了解自己及對方的成長背景差異,對我是個很大的課題和挑戰。

最近的體會是,要成家,我最逼切要懂得持守的,就是“不分對錯”。

唔該四位。